yabo亚博

|动态|

yabo亚博;厉害了Word作家哥!这位银行纪委书记竟写了250多万字……

发布时间“2019-11-27”
yabo亚博政策解读〗。com” style=”font-family: 微軟雅黑;”>

[厲害 的拚音:lì hai ]了,Word[中國 的英 文:China]銀行溫州分行![不僅 的拚音:bù jǐn]有過“詩人行長”,還有個“作家書記”。[昨天 的英 文:yesterday],金融君無意中得知,中國銀行溫州市分行行領導班子裏還有位“作家書記”■yabo亚博年报■。中國銀行溫州市分行紀委書記王誌強,因[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出色剛被提拔為中國銀行[浙江 的英 文:Zhejiang]省分行黨務工作部部長,1月9日已宣布任命。這位銀行裏的“作家書記”,從1985年[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文學創作至今,竟然已發表、出版各類文學[作品 的拚音:zuò pǐn]250餘萬字,出版長篇小說6部,曾是浙江省作家協會簽約作家。





“作家書記”王誌強,曾是杭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現為杭州市作家協會[藝術 的拚音:yì shù]指導,筆名柳浪、五月,1969年5月出生於杭州。他曾在浙江省武警總隊第一支隊服役四年,兩次榮立個人三等功。1992年1月進入中國銀行浙江省分行工作至今,曆任浙江省分行行長辦秘書、新聞科科長、蕭山支行副行長,浙江省分行金融機構部、公司[業務 的英 文:跑死他們]部主管,臨安支行行長,中國銀行衢州市分行副行長兼紀委書記,2015年到中國銀行溫州市分行擔任紀委書記。他的作品多次獲獎,並簽約浙江省現實主義文學精品工程。

[也許 的英 文:Perhaps]自身在金融機構工作的緣故,王誌強出版的“銀色係列”,多是金融題材,他的金融係列小說有《銀界》《銀色家族》《銀行家》《銀雀地》。《銀界》是他寫的第一部金融係列小說。豐富的金融從業閱曆,讓王誌強的金融係列小說作品往往對資本與人性之間深入而複雜的解剖工作,不斷試圖解開而又始終無解的斯芬克斯之謎。[其它 的英 文:other]金融題材小說多偏於寫實不同,王誌強始終能在[曆史 的英 文:History]與現實的厚重底色上,放飛心靈的“銀雀”。 

《錢江晚報》2012年11月4日見報的《奔向經典的路上》一文,對浙江文壇的小說創作進行了點評報道。其中,文章如此寫道:“上個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初出生的作家屬於第二梯隊,除了餘華和麥家以外,不少作家仍在以厚實的作品,顯示著他們旺盛的創作力,其中比較[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的成果有任峻的《麻雀之歌》、馬煒的《繞指柔》、張廷竹的《流失歲月》、王誌強的《銀行家》、周新華的《黑白令》等。”2012年浙江文藝出版社還出版《浙江青年小說家訪談》一書,[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王誌強在內的浙江13位優秀青年作家進行了有關[評論 的拚音:píng lùn]。王誌強的文學[影響 的英 文:effect]力由此可見一斑。


王誌強的代表作:

金融係列——長篇小說《銀界》《銀色家族》《銀行家》《銀雀地》。

生命係列——《青春鳥》(長篇小說)《薩蘭的天空》(中短篇小說集)《當時皓月》(散文集)《生命佛光》(詩集)。



資本與人性的無解搏殺


現實的曆史與人生,依然困囿在資本與人性的無解搏殺裏,工具理性與價值理性的悖論難題,仍然在“占領華爾街”等全球危機中,不斷地延續並深化著。

王誌強的“金融係列小說”(亦稱“銀色係列”)終於推出了《銀雀地》。與前三部《銀界》、《銀色家族》、《銀行家》一樣,《銀雀地》繼續著他對資本與人性之間深入而複雜的解剖工作。與其它金融題材小說多偏於寫實不同,王誌強始終能在曆史與現實的厚重底色上,放飛心靈的“銀雀”。

“銀雀”在《銀雀地》中,正是[這樣 的英 文:then]一個虛而實,實而虛的核心意象。

世外桃源一般的黎村,村民素好武術,大樟樹為雷所劈,鄉人的銀雀崇拜被毀,預示著人人[無法 的拚音:to be]逃脫的曆史巨變[即將 的拚音:jí jiāng]到來,黎村不再寧靜。

武師之子黎高糖,目睹了活的銀雀飛來,懷著飛翔的理想,被迫踏上了從黎村到省城,最終到大上海的不歸路。從此,這個單純的黎村少年[成為 的英 文:Become]近現代中國錢業曆史的見證人,並在[愛 的英 文:love]情、[金錢 的拚音:jīn qián]與權力的角逐中,艱難地守護著心中的銀雀。他與柳家三少爺的鬥爭,[幾乎 的英 文:much]貫穿了中國錢莊風雨飄搖的[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曆史。

在爭做隆昌錢莊阿大的鬥爭中,黎高糖恪守傳統的信義,大獲全[勝 的英 文:win];“隆昌”與“恒記”鬥法,憑借[雄厚 的英 文:strong]的洋行資本,柳貴人終於報仇雪恥;退居上海後的“隆昌”,麵臨的不僅僅是一樁生意,而是民族大義的選擇。勝負,不再僅是生意的勝負,還有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悲涼。

於是,《銀雀地》所書寫的錢莊曆史,無可避免地陷入了工具理性與價值理性的悖論。正如尹師傅在權衡外資洋行與本土錢莊之短長時所指出的:洋行投身貿易,風險高而獲利豐,錢莊依托實業,雖然獲利薄,卻將基礎構築在了整個[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體係 的拚音:tǐ xì]的完善與長期發展上。

理想的投資結構,應是互取長短,優劣互補。[然而 的英 文:however],一方麵是資本逐利的本性,使洋行對錢莊的壓迫來勢洶洶,另一方麵時局動蕩,戰亂頻頻早已毀掉了錢莊賴以生存的經濟環境。黎高糖與柳貴人,以不同的人生取向,分立在曆史道路的兩端,代表了不同的價值觀與人生觀。

小說並沒有簡單地以道德判斷遮蔽這一曆史悖論,而是如實描寫了黎柳二人經曆父子相仇,內訌外爭,家國被毀的重重困境,深刻凸顯了兩人人性深處的善與惡、軟弱與堅強的搏鬥。

與之相對應的,黎村少女葦與錢莊大股東二小姐紫煙,則是銀雀意象的陰柔一麵。她們以女性的柔軟與包容,負載了男性的種種背叛。[命運 的拚音:mìng yùn]的沉浮與曆史的滄桑交織在[一起 的拚音:yī qǐ],情與義相映成輝。

小說並沒有全畫幅式地展現波瀾壯闊的中國現代錢業史,而是筆走遊龍,以片斷化的意境,抓住曆史之魂,緊扣人性之本質,融愛情、武俠、曆史、家族、傳奇為一體。

也許,黎村飛出的銀雀,經曆了從省城到大上海的洗禮,倦歸黎村——[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留存在銀雀的美好想象之中。因為,現實的曆史與人生,依然困囿在資本與人性的無解搏殺裏,工具理性與價值理性的悖論難題,仍然在不斷地延續並深化著。

這,大概是《銀雀地》乃至“銀色係列”,以及[許多 的拚音:xǔ duō]金融題材小說不斷試圖解開而又始終無解的斯芬克斯之謎。




△△△

王誌強作品封麵


來源:溫州金融





ポ.滑翔伞有了“老年发烧友”,温州86岁老太太尝试“冲上云霄” ポ.一少年6楼坠落 3楼雨棚“救命” ポ.从抱怨到无怨无悔 ポ.温州失去一名巨子 学界陨落一颗巨星 ポ.六十六载烧伏茶 善举传承两代人 ポ.龙港小伙考取飞行员 ポ.附一医新院“无障碍通道”昨日正式开通 ポ.厉害了Word作家哥!这位银行纪委书记竟写了250多万字……


上一篇:虔农虎蛙稻签约“戒子”杨大鹏为形象代言人 下一篇:附一医新院“无障碍通道”昨日正式开通

yabo亚博;厉害了Word作家哥!这位银行纪委书记竟写了250多万字……

猜你喜欢

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