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

|动态|

yabo亚博;滑翔伞有了“老年发烧友”,温州86岁老太太尝试“冲上云霄”

发布时间“2019-11-27”

 與藍天白雲為友,禦風而行,每個人心裏都有個“飛天夢”〖yabo亚博网站建设〗。滑翔傘這項起源於歐美的小眾[運動 的英 文:sports],已逐漸在國內流行開來。讓人意外的是,這項需要膽量的極限運動如今[出現 的英 文:There]了越來越多中老年發燒友的身影。

 

“飛天奶奶”是個寶,

帶動不服輸老爺子[一起 的英 文:with]

“如果說滑雪像白色鴉片,那滑翔傘就是藍色鴉片,一玩你就得上癮■yabo亚博揭秘■。”去年年初,70歲資深傘友李佳昕因參與《[中國 的英 文:China][夢想 的拚音:mèng xiǎng]秀》而走紅網絡,被親切地稱為“飛天奶奶”。

李佳昕的收傘姿勢,比不少年輕人都專業

在滑翔傘上,李佳昕不是[天賦 的拚音:tiān fù]型選手,別人學跳傘,最快的20個小時就能實現“單飛”,她則花了整整十個月;她也不是資金寬裕的退休族,作為吉林[當地 的拚音:dāng dì]一家塑料廠的退休工人,她的退休金一個月隻有2400元。

玩滑翔傘11年,她把[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積蓄都投在了這個[愛 的拚音:ài]好上。為了節省經費,她的第一套裝備是花了三萬塊買的二手貨,每次飛完她都會把東西鎖在櫃子裏,怕兒女“突襲”。

來海寧大尖山滑翔傘運動基地,李佳昕是為了完成[自己 的英 文:his]的夢想——七天時間裏,要學會滑翔傘定點降落飛行,同時完成[一場 的拚音:yichang]與專業選手們的較量。

沒有緊張與不安,空中的李奶奶特別“淡定”

除了下雨,李佳昕[幾乎 的英 文:much]天天去大尖山打卡,盡情飛翔。無數次的失敗和“屁降”,她每次都樂嗬嗬地站起身來,繼續背上幾十斤的裝備,從頭來過。“在吉林,滑翔傘基地多是野區,[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飛一個風向。[但是 的英 文:But]在這裏,場地固定,三麵都能飛,是非常理想的地方。”

如今,李佳昕飛過吉林、遼寧、內蒙古、武漢等地,銀發一甩,縱身一躍,古稀之年的她在傘圈裏卻是個寶。在她的帶動下,幾個不服輸的老大爺陸續加入:“[我們 的英 文:we]這個年紀玩滑翔傘,始於好奇,忠於熱愛。有個68歲的傘友患了癌症,飛不了也依然跟我們爬上山頭基地,看看也過癮。”

所以為了盡量延長玩滑翔傘的時間,平時李佳昕也不敢懈怠,爬山、冬泳、騎車,哪怕在家也會用滾輪進行核心力量訓練。今年才剛開春,她就[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飛了六七次。“都說活到老學到老,其實是學到老才能活到老。因為[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的生活才有[意義 的拚音:yì yì],每天[都是 的拚音:doushi]新的。”

 

心髒裝了起搏器,

術後三個月又起飛

背著幾十斤裝備,黃瑞祥與“愛傘”合照一張

作為全省[唯一 的英 文:sole]擁有兩個專業滑翔傘基地的地市,溫州持有各類滑翔傘執照的有90多人,69歲的黃瑞祥是年紀[最大 的英 文:largest]的執證傘友。

從56歲初次接觸滑翔傘到現在,他曾飛過3500米的高空,體驗在太行大峽穀中恣意翱翔的暢快;也遭遇過驚險刺激的熱氣流,幸好最後虛驚一場;還有[一次 的拚音:yī cì]因風力過大,差點降到四川西嶺雪山的原始森林。

黃瑞祥[不僅 的拚音:bù jǐn]自己愛飛,還[帶著 的拚音:daizhe]全家一起“折騰”,[老婆 的拚音:lǎo po][女兒 的英 文:daughter]、親朋好友,都在他的力薦下做過“空中飛人”。去年4月份,因心髒出現[問題 的拚音:wèn tí],黃瑞祥安裝了起搏器,即便如此,依然沒放棄飛行夢。手術三個月後,再[度 的拚音: dù]起飛。

黃瑞祥帶親友結伴體驗這項“銀發運動”

裝了起搏器還要飛,很多人[無法 的拚音:to be]理解黃瑞祥的執念。但在他看來,這種刺激的[感 的英 文:sense]覺是地麵上的人無法體會的:“在天空中俯瞰地麵,這是曾經的我所不敢想的,也讓我深深著迷。”

一試滑翔傘“誤終身”,像黃瑞祥這樣一體驗便愛上這項極限運動的中老年人並不占少數。和年輕人不同,嚐試雙人帶飛後的他們往往會將目標定得更高更遠。“很多都是試了不過癮,下來就報班一對一[培訓 的英 文:training],考取初級飛行證單飛。”富陽永安山滑翔傘基地[負責 的拚音:fù zé]人李晨男表示,傘具加培訓考證,要想實現單人上天,費用一般在五萬元左右,“一來時間充裕、二來[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許可,所以中老年玩傘,一旦決定了,都會堅持下去。”

 

子女陪伴前來,

86歲老太太上天嚐鮮

[浙江 的拚音:zhè jiāng]省航空運動協會統計,截至2018年底,全國持有滑翔傘飛行證的傘友已破萬人,浙江省在2018年共發出三百多本,為全國滑翔傘項目發展較好的省份之一。

多個滑翔傘基地表示,30-50歲的中青年傘友占比超過五成,五六十歲的近20%。中青年傘友的增加,也拉高了前來體驗的人群[年齡 的拚音:nián líng],在不少基地,前來體驗的高齡“玩家”多是親友團,因為好奇來“嚐鮮”。

“一點都不怕,我膽子可大了。”86歲的黃雲妹是土生土長的溫州人,溫州的兩個滑翔傘基地落成後,她的侄子成了滑翔傘發燒友,隔三差五就會把翱翔天空的視頻分享到微信群裏。這個以前沒見過的大家夥能衝上雲霄?新奇與疑惑在她心裏紮了根。

起飛前,黃雲妹還在基地拍照留念

在侄子的帶領下,黃雲妹來到蒼南羅家山滑翔飛行基地。穿戴好裝備,陪伴前來的子女們有點[擔心 的英 文:worry about],老太太卻特別淡定。起飛前,黃雲妹還美美地拿自拍杆給自己拍了照。

從山頂起飛,穩穩地降落在霧城沙灘,生活了幾十年的[城市 的英 文:cities]風光盡收眼底。滑翔全程,笑容就沒從她的臉上消失過:“飛一次傘不是什麽了不起的事,我很享受!有[機會 的英 文:offer],還要來玩!”

“和[其他 的拚音:qí tā]運動不太一樣,滑翔傘基本是靠人際關係、口耳相傳推廣的。”麗水羊上飛行營地負責人朱誌峰表示,朋友圈一發,小年輕[感覺 的拚音:gǎn jué]好玩就組團[來了 的英 文:老弟];而中老年人的第一次多半由家人領進門。“因為滑翔傘基地多在山上,如果沒有身邊人帶著,自己很難找到。”

當然,不少中老年朋友還玩出了花樣,和孩子一起玩滑翔傘以此慶祝生日、結婚紀念日的也與日俱增:“兒女陪伴著來,[父母 的英 文:Parental]都會特別放心,玩下來很開心。”




ポ.滑翔伞有了“老年发烧友”,温州86岁老太太尝试“冲上云霄” ポ.一少年6楼坠落 3楼雨棚“救命” ポ.从抱怨到无怨无悔 ポ.温州失去一名巨子 学界陨落一颗巨星 ポ.六十六载烧伏茶 善举传承两代人 ポ.龙港小伙考取飞行员 ポ.附一医新院“无障碍通道”昨日正式开通 ポ.厉害了Word作家哥!这位银行纪委书记竟写了250多万字……


上一篇:一少年6楼坠落 3楼雨棚“救命”

yabo亚博;滑翔伞有了“老年发烧友”,温州86岁老太太尝试“冲上云霄”

猜你喜欢

sitemap.xml